“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 Faith (三)

吸血鬼x天堂福音

超我流的单箭头

以及这么久才写了这么一点真是愧对各位...

简书上的文被锁了……各位我们还是闷声不响地走微博吧x

前文:

(一)

(二)

依旧外链.

  事态的发展过于出乎刘邦意料了。

  起因是简单的恶劣趣味:即便在男人的侵犯中也能保持平静的他的信仰,真正褪去那冰冷外壳会是什么样子。可是他发现这是一个异常错误的决定——他怀中的人剧烈颤抖着,比他的任何一次狂轰滥炸下的反应都要激烈。
 
 不过是因为刘邦径直抽离了他,将他抱起来,走到月光下而已。

  这么说或许不太确切;更具体来讲,是刘邦把张良,抱到了神明的视野之中。

  他哭了。刘邦迟缓地意识到自己锁骨处的湿意是什么,又迟缓地低头,看清了他蓄满水光的蓝瞳。于是刘邦迟缓地愣住了。
 
 不,不是因为张良的泪水而愣,是因为自己没有生发出更加恶劣的欺凌念头而感到不知所措。晶莹的水雾荡着光芒,像是拥抱着一片自己看不穿的星空。那里面纷杂的星子太多太亮,是刘邦从来欣赏不来的美丽。他想不通,张良怎么就突然迸出了泪水?他同时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向认为哭泣是软弱象征的自己,却没有任何看低张良的心理呢?

第八字母

........

  他给张良披上衣服,抱起昏睡过去的他,大步没入了夜色深处。

  我是个信仰爱情的狂徒,而他是我的爱情。

刘邦帮张良清理完后,将张良放在张良自己那个小小的起居室床上时,这么想道。他叹口气说:

“我能来把你焐化吗?”

理所当然没有回答。张良睡熟了。那安静的面孔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tbc-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