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信白# 依存症【中】

白龙吟×千年之狐

病娇和病娇互相伤害的故事

囚禁预警

链接删除 影响阅读致歉

食用愉快

-

03

  七年足够彻底抹杀一个人的全部,也可以重新振兴一个族落。

  比如狐族。

  他们计划着在一雪前耻的同时,捎带着救回李白这个牺牲品。

“有趣极了,你说对不对,狐狸——?”

  不对,不对,不对。你不觉得有趣,你在生气,你在报复。要不然你的声音怎么会这么无波无澜,你的动作又怎么会这么粗暴。

  ……我都流血了。很疼。你不知道狐狸会疼吗,韩重言?

有力的手钳住了他的嘴,力道大得像是要把他捏碎,声音倒是平静得一如往常,连情欲的沙哑都没有:“说话呀,说话,宝贝。”

  李白面无表情地张了嘴,说:“对。”

  想了想又偏头弯了弯眼角,在男人瞬间凝聚黑色的瞳孔里笑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对,很有趣。”

04

  李白记不起那一天的后续了。硬要描述的话也只能用一个字描述:

  “疼。”

  他那一天也这么说了,结果换来了更不留情面的横冲直撞。血丝抽离再撞入,带出更加触目惊心的红,斑斑点点滴在被单上,像是初冬星星点点的红梅。

  煞是好看。

  陆地,陆地,陆地。

  他窝在床上想。

  不能动,哪怕是轻轻的挪都会引来一阵撕裂的痛楚。无暇去管印证往日性事的斑驳被单是几天没有打理了,他只是一个劲在那儿想。

  光。

  光。

  光。

  ……

  一个激灵,他突然不敢想了。

  揭开黑色的海的幕帘,他瑟缩着在冥想里瞥见了日思夜想的光,又立刻“啪”地将黑暗拉拢,任它们争先恐后包裹住自己残破的身体。

  他望着身下的暗红望了好久。

  有一粒带着咸味的水珠滴落,晕开了一朵梅花。

05

  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韩信。

  十三次。

  这个名字在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十三次。

  夹杂在那些他所渴求的光里。

06

  韩信有很久没有来见他了。

  很久是多久?李白也不清楚。只觉得好像在空茫的大片黑暗中一个人呆了好久,好久,好久,如同漫溯了一个遥远的世纪。

  长出一口气的轻松落下来成了空境里的回音。他从角落里拽出一件紫色的衣袍,和被单一起,用海水漂了好久。

  手在搓洗中被冻得通红,指节发白,微微地发着抖。他不自主地想象他的故土家园,想象那肥沃湿润的土地,泛着泥土味的空气,夹杂着燕雀啁啾的清晨,和久违的、朝他展开怀抱的阳光。

  把衣服晾在室内,未拧干的水凝成一滴一滴的颗粒,当啷当啷拍打着地面。一声,又一声,应和着自己规律的心跳。

  噗通,噗通,噗通。

  噗,通。

  噗——通。

  戛然而止。李白突然开始困惑,深海的窒息之地里,怎么会有一间独属自己的氧气室。深深吸了一口,他竟依稀辨出了草籽湿润的香味。

  有什么东西被这股阔别七年的味道拉扯着揪紧。闷痛在这密闭的一角无声扩散,无法言语,铭心刻骨。

  被揪住的大概是他自己的呼吸道吧。因为李白他就快要在这充裕的氧气中无法呼吸了。

07

  紫色长袍在七年后依旧合身。李白有些奇怪,自己居然没有过分瘦削。

  由于手脚上的禁锢,他不得已踮了脚遥遥朝小厮招手,请他为自己穿上衣物。那小厮却在近前不解地提醒他,他手脚上的镣铐早在一星期前白龙王离开时带走了。

  李白愣了愣,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脚,发现其上除了暗红色的痕迹证明曾有那几块金属的存在之外,确是什么都没有了。

  那小厮见他发愣,颇为好心地又正告他:“你最好还是吃点东西,君上就算不来,你也不能绝食呀,狐狸。”

  “我叫李白。”李白条件反射般纠正了他的叫法,又愣了愣,转头望向递食进来的小窗,果然有几个白如光的盘子,堆满了海里珍馐,不曾动过地放在那里。

  滞后的饥饿感狂风暴雨般袭来,击得他双膝发软,一个踉跄,勉强扶住了门才得以站立。小厮早在他回神前走远,他忍受着腹中空空如也的绞痛,蹒跚着回到床上,伸手去够盘中略有干瘪的水果。

  是水果没错。

  诶,原来自己之前,是吃过饭的吗?

  没有印象啊。

  原来自己之前吃的,都是陆上的果蔬吗?

  怎么可能啊。

  忘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剩。或是被别的什么榨取了记忆的空间,一点不留。

  苹果。

  不是很甜。还有点海底那股子发腥发苦的咸。

-tbc-


不是……起码存活一篇嘛……

以及短篇。大概分上中下终加一个韩信视角的番外就可以完结辣。

看周末能不能弄完……

评论(5)
热度(118)
  1. 貊麓季愿归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