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薛你# 比起糖来,你好像要更好吃一点

 
  给廿三。

  洋洋,大写加粗的可爱。

–––

  来人身上有股子浓烈的血的甜腥味。

  由着站在阴影里的缘故,你并不知道他的脸上是否沾有血迹。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又害怕自己问到什么不该问的东西,于是干脆只拿眼睛一个劲儿瞅他。

  他饶有兴味地眯眼打量你畏首畏尾的模样,俯下身子把你整个人都笼在自己的阴影里。近在咫尺的是他年少好看的脸孔,唇角的微扬和眸中毫不掩饰的危险倒是与他人畜无害的外表毫不搭调。你呼吸有些急促,一张脸憋得通红,心头蹿起的热意冒上鼻尖,竟是有了几颗细小的汗粒儿。

  “怎么,这么怕我?”他挑眉,笑了起来,一对虎牙在光线惨淡的阴影中若隐若现,“还是说——讨厌我靠近?你看你鼻头都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绝对是故意的。你这么想,眉头便皱了皱,鼓起脸悄悄瞪他。那人不以为意,径自伸手从你衣袖中掏出颗糖,径直丢进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哝着些什么。接着光你能看到他身后落着的几滴殷红的血,心下大惊再凝神一望,蜿蜿蜒蜒在他脚后是一路红色的斑点。

  你突然伸手去抓他刚刚就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捞了个空反糊了一手湿热的血液。那人皱眉瞧你,嚷着什么“别碰大爷我的手不想活了么你”之类刻薄恶毒的浑话,满脸烦躁骂骂咧咧却在瞥见你湿润的眼睛时顿住。

  你抽抽噎噎也不敢太大声,扯了袖子胡乱擦了擦脸,别开氤氲着水汽的脸,小小声说了句去做饭了,不料被那人强硬地扯了回来。

  “哭个屁,老子最烦人哭。哪个小王八丫子敢欺负你?说,老子去把他舌头割下来给你赔罪。”

  “没被欺负,”你肩膀被他钳得发痛,挣了挣,想当然没有收效。心道这人怎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一下子没忍住便没什么好气地开口,“反正我有病,看你受伤听难过的,算不算你欺负我?”

  语气挺冲,说完你就后悔了,昂得老高的头又缩了回去。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你,没完没了地灼得肌肤发烫。诡异的沉默迫使低垂着脑袋的你悄悄抬眼望他,却在抬头的瞬间蹭过了他的鼻尖。

  耳根子因为少年放大的容颜烧起来了。不用看你也能想象出自己满脸通红的窘样。头被人抵着想动也动不了,只好勉强对上眼他深邃而危险的视线。

  “不算。”他启唇,热热的吐息随之扫过你的双唇。他眼睛里是难得的认真:“当然要把帐算在那砍我一刀的王八羔子身上,他伤了我让你哭了,我把他心挖出来都不够他受的。”

  啪嗒。有根弦断了。然后是自己骤然急速的心跳。噗通,噗通。

  你脑袋里是放大的空白,男人的吐息在空气中氤氲着暧昧。他喉间滚过几声轻笑,虎牙又显露出来,极愉悦的模样:

  “不过他已经被我解决啦——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些什么呀……?”他边说边靠近,每一个音节的发出都是唇瓣贴近的警报,“嗯?”

  “要、要什么……”你手足无措,视线更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落在人眼里是合乎口味的任人宰割的模样。他笑:“吃糖呀~”

  没等你反应过来,他的唇瓣就如猛兽捕食一般凑近,没怎么费力就打开了你的牙关,在舌尖与舌尖的肆意纠缠中攻略侵袭,像是在品尝着最为甜蜜的果实一样。
 

–fin-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