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写东西纯仰仗信仰的人,心血来潮瞎涂瞎写时有隔着屏幕的人喜欢实在是太过惊喜的事情。

有一点自矜的文力,顺便还有点自视甚高,于是不痛不痒的热度就成了天赐的凉水,把那点烧得没边没际的气焰淋湿得蔫了大半,只剩下一点微弱的不甘如烛火一般孱弱地在风中颤颤巍巍。

好在心大,玩玩游戏看看文就忘了郁闷,甚至还有了新的奇妙的写文冲动。

三分钟热度嘛,写就写吧,能不能写完就随缘了。

好在写完了,要不然也不会遇到一个你。

七月末实在不算是个讨喜的时候,空气热得发烫,含混着汗水的湿热和燥烈的脾气,折磨得人心神不定,烦躁异常。写完东西的成就感迫使着人兴奋地立刻发布,各种社交软件一个不漏,然后掰着指头掐着时间,一遍遍刷新,看有没有新的喜欢评论关注回复,再望着冷冷清清的数据茫茫然在屏幕一侧摆弄手机电脑,捱着时间发愣。

手机静音,可是弹出来的消息和好友验证还是一下就被点开查看。一个个的感叹号昭示着那股子兴奋劲,懵懵道了谢说句“谢谢喜欢”却觉得太过客套生疏,话废于是抓耳挠腮地思索着话题,却被秒回的热情疏解了那份生硬。

“好喜欢你的文啊!!!!”

“给你寄明信片吧!!!!”

“阿愿!!!!!这么叫你可以吗!!!”

好开心啊。有种快要满溢出来的感动和快乐,一下子满满当当地注入了从头到脚的神经。

啊……我真矫情。见笑了。

可是就是开心啊。

超级,超级开心。

开心到不想当条咸鱼,反而要大展身手一样把所有的武艺技术都给你看,把所有的脑洞故事都讲给你听。

还填坑的那种。

于是由衷地为你写了个段子,当做一份喜欢的回礼,也顺带掺杂了些感激和喜悦之情。文笔算不上太好,梗也不很吸引人,我绞尽脑汁想写东西的时候就像考场作文时一样没了文力。

我这个人内心作得很,总把自己认为当做人家认为,同时也会开始一种自欺欺人的云淡风轻。有些负能,我害怕你不喜欢,于是在得到你比心的消息时依旧有些闷。

天知道我的性格怎么这样。

所幸,机缘巧合下,一个月后的我看到了你那时给我的表白。

说感谢遇到我。

我之前没有关注你,也并不知道那是你,故而随手一翻看到“阿愿”这两个字的时候有了突然的心脏暴击。

只有你一个是这么叫我的。

喜欢你到肝颤。这是我第一时间的感觉。

于是屁颠屁颠地跑去给你表白了。

我一直觉得,虽然我是条咸鱼,但作为一个写手,哪怕不太合格,自己的文有人喜欢,是最最开心的事情。

而你尤其让我开心啊。开心到飞。还是第二次。

年纪相差不大,我想我们如果在同一座城市大概也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基友。

之前羸弱的烛火突然就燎了原,大夏天的,我心中就燃起份这样滚烫的情感。

我大概也是可以骄傲一点的吧,就一点。

因为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会一直龟速着写下去,想写就写,不用像往常一样为热度战战兢兢。

多亏了你啊,真的。

文字就是用来可劲矫情的,所以哪怕你笑我我也还是要这么写了。

我们隔着一块屏幕,隔着几座城市,隔着无数条纠缠混杂的信号网络,何其有幸,让我遇到一个能够言谈倾诉的你。

就好像万化的云絮,支离飘散又重组聚合,千万种机缘中,我们奇迹般碰撞相识,组成不起眼但缥缈温柔的另一朵洁白。

表白廿三。

你是我的小天使。

请来武汉吃热干面吧,我请你。

-fin-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