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聂瑶】万劫 01

现代paro,ABO设定。
OOC有,私设有。
有肉没发。以及沉迷剧情不能自拔。
文不对题词不达意。但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附赠季愿归小天使的比哈特。这里瑶妹痴汉欢迎勾搭关注。
踩油门就跑,翻车不管。

 

┈┈┈


  暮色渐深。
  金光瑶手起刀落,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穿着妥帖西装的健壮男人撂翻在地。那人软软的倒了下去,与周遭横七竖八抽搐着的同僚没了两样。
  “失礼了。”金光瑶拂去衣上的褶皱,唇角扬起,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微笑,瞳中却是带了一闪而过的狠厉,“下次劳烦你们那位先生请些更强些的人给我练手吧。再者,久仰先生大名,不妨找个合适的时间见个面,也就不必再劳烦他给在下送这么多小礼物了。”
  为首的打手显然被激怒,挣扎着咳出一口血,目光像是要把金光瑶给生生凌迟:“金光瑶!你别太张狂了!娼妓之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打着金家的名号在暗地里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事,我们这是替天行道!就算在这里被你杀了,我们都不会告诉你那位先生的名号!”
  金光瑶本还算和风霁月的脸色在那一句“娼妓之子”之后就已经暗沉不少,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场。待那人梗着脖子说完,他微微一笑,朝着那人走去。那人看着走进的金光瑶,眸中聚起强打的镇定,却在金光瑶蹲下一把掐住他脖子之时明显有些恐惧和慌乱。不过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让他依旧梗着脖子骂了一句:“好啊,你就给大爷个痛快!姑爷爷还怕死在你这卑劣小人手上么!”
  金光瑶微笑:“如你所愿。”手上骤然加大力道,清晰的,传来人脖骨断裂的声音。
  那人似乎不可置信般的在最后一刻睁大双眼,他压根没想到金光瑶就真的依他而言结果了他,一点不考虑他上头之人的情报。金光瑶淡然起身,看着明显暗下去的天空,看了看腕表,匆匆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老实说,今天会遇袭,金光瑶没怎么想到。毕竟郊区的这个完全隐蔽的工厂还从来没有出过事。一时因为位置太过隐蔽,设备太过灵敏,几乎没人能准确定位;二是这工厂里面的东西本就高危,化学实验品和大型武器不说,就是管理工厂的薛洋本人,都足够危险,即使有人进去,也马上死无全尸。
  所以薛洋刚一放假回家,自己来检查设备的当天就遭人袭击,确实让他讶异又警惕的很。
  而且今天,好死不死,是他金光瑶准的要命的发情期。

  如今最强大的财阀家族之一的金家,秘密不可谓不多。
  其中一个最大的秘密,便是关于金光瑶自己。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
  作为财阀家族的私生子,还是个有着当妓女的母亲的金光瑶,在第一次发情之后,就认为这是绝对不能被他人发现的软肋。
  彼时他母亲刚刚去世,他刚刚在认祖归宗的路上碰壁,深夜躲在天桥底下,迷迷糊糊地这么想。
  浑身都是火烧般的渴望,哪怕是深夜冰冷的潮气也没能使他有一丝一毫的缓解。情潮铺天盖地地侵蚀着他的一切,每一个毛孔里都释放出于情欲同样浓郁的甜蜜信息素。无助、绝望。那是他那一晚最深刻的感受。
  好在即便是烧到昏迷也没有被标记——尽管他第二天醒来时处于富丽堂皇的卧室中,一睁眼便看见不远处神情严肃不可侵犯的聂明玦。
  “聂……聂家主……?”新闻中经常出现的脸孔就这么摆在自己面前,把彼时卑微渺小的金光瑶吓了不轻。小心翼翼地唤了声,金光瑶就见那剑眉皱在了一起,不怒自威的模样更是让金光瑶嗫嚅着什么往被褥间缩了缩。
  “嗯。”男人和面孔相当的威严声音应了声,“醒了?”
  金光瑶在被子里面点点头,内心想着这人真是和新闻上的一样不苟言笑,看这面相就不好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又一拍脑门子想起昨天的事情,有些慌乱地偷偷查看着自己的脖颈。哪怕对方是个家主,他也不想就这么被标记,要是被标记那他这一生也就没有什么盼头了。好在他浑身干干净净,连露宿的脏污都未存在,一时间心下感激更甚,热切地抬头想要向他表达些感激,却发现那人嘴角有了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对上聂明玦明显对他产生兴趣的眸子,金光瑶一下子就怂了,合着刚才自己一番自以为细微的举动都被那人看了去。金光瑶为之前多余的举动有些羞惭,蚊子嗡似的道了声谢,换来聂明玦低低地轻笑。
  “这就放心了?”聂明玦很快敛了笑意,说出的话却不是那么回事,“就算被标记可能也要个两三天才能显现出来啊。顺带一提,我是alpha。”


  那是金光瑶和聂明玦第一次见面。不算是什么好的回忆。金光瑶做妓女的母亲一心想让他认祖归宗挣个名分,除了学业相关就几乎没有为他普及过这方面的知识。就算他在妓院里长大,也不过只晓得一夜的情事该是如何,何况那些寻欢作乐的不过庸庸碌碌的beta,标记与被标记是个什么概念他又怎么知道。当即害怕的不行,却硬是攒出了一点硬气骨气,执拗的缄口不言。末了,在聂明玦耗尽了耐心揉着眉心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时,尽量抬首与他平视,一本正经道:“无论如何多谢聂宗主了,我想着在您这里叨扰这么久也实在说不下去,今天下午就辞行。”
  自己可能是连冷汗都下来了吧——在那样不容置噱的冷肃目光洗礼下。不然聂明玦怎么会在下一秒突然叫出他的名字?还说出那样一番话?
  “孟瑶。”
  他这么说:
  “我知道你是谁,没必要跟我这么客气。”
  “我会帮你。”
  金光瑶愣愣望着他,少年的无措显露了个干净。
  不仅因为他说的话,还因为他嘴角莫名其妙的上扬弧度。

  金光瑶拢了拢风衣,努力在凉风里抓回自己发散到不愿触及之地的思绪。
  想得太远了。不该想的。
  不过是少年时自己的懵懂纯良罢了。
  他倒是宁愿自己没纯良过。
  眉间微皱——这个时机太巧了,巧到金光瑶自己都乱了阵脚。休假,巡查,袭击,发情期……像是什么人在不动声色的设局,然后请君入瓮。
  不过金光瑶是金光瑶啊。九曲玲珑心,饶是兔子也会留不止三个窟。
  快入夜了。在暮光的最后一缕也要消散的时候,金光瑶果断的将拎在手上的早就关了追踪的手机全力一抛,跨过一道沟堑,钻进了废弃的铁轨间。他唇角隐隐有些冷漠的嘲笑意味,迈开步子,重新踏上来时横陈尸体的路。
  随手捡起死人的枪械看了看,揣进兜里,金光瑶头也不回地走入了在黑暗中有如鬼魅的工厂。
  他白皙的皮肤上起了层隐隐约约的粉红色,步子不疾不徐,没有表情的脸蛋因为唇角天生上扬而像极了悲悯众生的神袛。
  他开了工厂的大门,复又重重关上,与身后的一切隔离,溶于深不见底的黑暗。
  像是一头扑入魔魇的怀抱,义无反顾。
  可是不对啊……是工厂吗?黑漆漆的夜里,一切建筑都只留下张牙舞爪的痕迹,辨也辨不清。把手处繁复精细的花纹触感也模模糊糊。工厂……好像没有这样精细的外表吧?
  可能是吧?
  算了。
  反正都是黑暗中的魔鬼,也没什么分别。

  “抑制剂……?”
  金光瑶在把药物从针管往静脉里推的时候好像迷迷糊糊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是。可以抑制你的信息素,让你自己舒服一点。”
  隔了层朦胧的视野,是聂明玦把药剂送入自己身体的画面。
  那人显然是不习惯亲手为他人做这种事情,一针药剂磨蹭了半天才打完。就连处于发情期状态的自己都清楚地看见了多年前聂明玦的颤抖。
  聂明玦嘴巴动了动,表情严肃地说了句什么。可惜当年的金光瑶发着高烧没听见,如今的金光瑶依旧发着高烧没听见。
  金星雪浪的香味从过去蔓延到了现在,穿过时间的漫溯幽幽缕缕,竟是丝毫未减。金光瑶从不觉得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有多好闻,总是带来麻烦的东西没有什么好喜欢的。可是到现在他突然发觉这股子味道奇异地让自己渗出冷汗。
  血腥味……一丝浓稠厚重的血腥味冲开了金星雪浪的幽香,像一把利刃,贯穿了金光瑶混沌的灵台。
  那是聂明玦信息素的味道。
  随着金光瑶的记忆片段,一点不少地,延续到现实。
  为什么会有这股血腥味?要杀他的是聂明玦吗?聂明玦顺着他信息素的味道找过来了吗?那么……结合热要开始作祟了吗?
  可是这怎么也不是结合热发作的感觉啊。不是所谓渴望到发疯的感觉,却只是想起曾经,根本就不是结合热的症状吧。
  诶?等等……聂明玦?!
  金光瑶后知后觉惊恐地发现,他竟然在发情的时候,想到了聂明玦
  ——他的大哥。
  他又爱又恨的所谓大哥。

  金光瑶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身上带的救急的抑制剂毕竟不多,没过几个小时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两三支。
  可是没有尽止的情欲之火依旧燃得旺盛,灼烧着他的意识和清明。他浑身红得发烫,白皙的皮肤的每一寸都被欲望烙得粉红,浪潮一般的瘙痒感把他的神志拍打得生疼,叫嚣着要夺取他平日里的云淡风轻。金光瑶喘着粗气,几乎快要任凭呻吟冲口而出,漏出难以遏制的软糯鼻音。
  omega的弱点啊……金光瑶有些头疼,踉跄着摸着黑向前走,这么想着。身为一个omega,这种自然的生理反应不知道误了多少事。好歹自己是金家家主,这样的弱点可谓是麻烦又讨厌得要死。
  比如被胁迫,比如被监禁,比如被标记。
  好在他没被标记过,尽管有几次都是差那么一点,不过还好,也多亏差了那么一点。
  倒是想不起来是谁差了那么一点。可能早就被自己处理掉了吧。
  脖颈间突然传来麻痒的疼痛感,金光瑶用带着热意的之间碰了碰,赫然触到一粒不大不小的发烫凸起。
  原来暮秋时期,也是会有蚊子的啊。


┈┈┈
最后唠嗑。能看到最后的都是天使!
文的剧情我觉得以我拙笔可能写不太清楚……就在最后先说一下好辣w

车会有,而且是强行标记,所以可能有强行○精的情节……聂大瑶妹都是财阀家主,所以称呼还是“聂宗主”“金宗主”这样……

设定是被标记的omega在alpha死了以后也会死。这一篇是瑶妹将死之前的梦魇,里面还有走马灯(真不是回忆杀注水x  瑶妹是处于已经快被聂怀桑弄死了的现实,在聂家的祠堂里重新陷入了被强行标记的那天的梦魇,可是身体是已经被标记了的身体,但他自己不记得。然后在啪啪啪的时候发现这是个梦魇,清醒之后也油尽灯枯,在聂怀桑面前死了。

瑶妹杀了聂大,和原著里一样。瑶妹喜欢大哥,大哥也喜欢瑶妹,可是两个人立场不同,所以就只能拔刀相向了。瑶妹先是用药物控制了聂大,然后被聂大强行标记,就把聂大杀了。瑶妹认为被标记就是被毁掉了人生,即使是被聂明玦,因为聂大不可能认同他在黑市上的交易和手段。他也知道聂大死了自己也会死,所以算是同归于尽吧。

聂大喜欢瑶妹的这份心情在后期的压抑中变成了很疯狂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所以把瑶妹强行标记这一点我认为也不算太ooc。尤其是他看不惯瑶妹完全和他相反的行为举措,认为瑶妹不能这么自甘堕落,所以会骂他打他,想让他改邪归正。我觉得瑶妹这种坏得不彻底的性格是他的缺陷也是他的魅力,也同时会让聂大很来气,因为除非撕破脸,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正是邪。所以后来聂大被瑶妹折磨疯了,就把他上了。自己也死了就是了。

总而言之就大概是这么个故事。因为自己拙笔所以正文可能表达得不太清楚,在写完之前先大概讲一讲。【呸,反正也没人会看。

啊……顺便排雷,虐,全程无糖,苦咖啡类型。

我是后妈啊,尽管我是瑶妹真爱粉来着。

最后附赠一个季愿归小天使的比心

晚安好梦。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不嫌我话多就好诶嘿嘿。】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