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曦瑶】恶果

复习的时候突然想写的脑洞  啊老实说也算不上脑洞吧
附带一点薛晓和薛瑶友情(?)向
文题也关系不大
没什么车 ooc有 如题有刀 我瑶妹大写加粗的单箭头
算是瑶妹将死之时的走马灯吧

*********

  在金光瑶脖子被聂明玦扼住的刹那,望着蓝曦臣因惊慌而显得悲怆的面颊,他脑海中闪过的,竟是自己的声音。
  “因果报应。”
  那时的他微微俯着身子,持着搜来的另外半块阴虎符,对着奄奄一息失了一条右臂的薛洋,这么微笑着如是说。他华丽的金星雪浪袍映着额间一点猩红的朱砂,更显得满身血污的薛洋狼狈不堪。那个薛洋,瞳中是不符平素张狂狠戾的他的涣散与空茫。
  他那时心里想,薛洋可真蠢啊,明明有能翻天的本事,到头来却为了一个人快散尽的魂魄而乱了心神丧了命,也难为薛洋他之前还守着座破烂小城十二多载。
  求而不得,不过恶果报应。
  如今再想来,这句话,倒不如说还给了他自己。

  “晓星尘?那位‘明月清风晓星尘’的晓道长?”金光瑶的脸在摇曳的火光中显得晦朔难明,但依稀见得那长在他脸上的笑容。
  “也好……算是仇人相见的一出好戏。嘛,晓道长既是四下游历,便约莫不会再与仙门世家有所关联。薛洋嘛……”金光瑶眉头微皱,表情却未比平日阴沉多少,语气倒是微低了些,“纵他本事再大,这几年也不够他养伤的吧。姑且我为他留了一口气,算是不负这几年交情。但他若要是想要再造出什么大风大浪,只要他薛洋的名号一响,定是人人起而诛之,再怎么着也威胁不到我金家家主和仙督之位……暂且这么放着吧,好好看着便行。”
  苏涉领了命,转身遇退。金光瑶重回和煦的声音再度传来:“明日你便不用来我这禀报了……姑苏蓝氏设宴,我明日约莫很晚才会回来。”
  苏涉行了个礼,说了句明白,便退了出去,只余金光瑶一人对着烛火,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已是子夜。没有月光,只有金麟台上大簇大簇的金星雪浪幽幽吐着馨香。金光瑶忽然就想起,云深不知处那世外桃源一般的美丽光景。有明媚和煦的阳光,闲适关怀的谈笑,以及一人干净的不像话的笑靥。那人就在这满目美好的景致中,扬唇轻唤:“阿瑶。”
  揉了揉额角,黑暗中,金光瑶摘下乌纱罗帽,散了发,对着满桌的公文与密函叹了口气。
  二哥……
  若是二哥知晓我杀了大哥,又有这么多罪恶傍身的话,这设宴清谈的和谐光景,恐是压根不会存在的吧。
  他蓦地忆起刚刚苏涉所言:“薛洋还活着……缩在那小小的义城也不知在筹划些什么……不过跟一位盲眼道人和一个瞎丫头呆在一块,我瞧着那位道人似极了晓星尘……我观察了几日,看那薛洋倒像是挺快活的样子,我还从未见过薛洋那样的笑容……不过我想他大约是在思考如何复仇吧,毕竟他就是那样一个混蛋的人……”
  才不是想如何复仇吧,而是真的快活吧。
  可若非晓星尘眼盲,他薛洋又怎么会有那样的快乐。
  而他金光瑶自己,也真的,和薛洋,是相似的,该死的,坏人。
  金光瑶敛了笑意,可唇角因长期微笑的缘故依旧微微上翘。无论如何,都不能复回原先的模样。

  “和二哥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呢。”入夜,大片的金星雪浪在月色照耀下熠熠流光。在亭中看着抚琴的蓝曦臣,金光瑶笑吟吟道。
  琴音一顿,蓝曦臣抬眸望他,有些无可奈何却亦有些温煦地开口:“说什么呢,阿瑶。怎的忽然这么说?”
  人脸上是入平常一般的温和笑容,只是眉间裹上了一点厘也厘不清的和此时此刻毫无联系的混乱与愁绪。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金光瑶脸上是一贯的笑意,停留在蓝曦臣脸上的目光微微发疼。
  蓝曦臣温和的样子和浅浅的笑,唤他“阿瑶”的温柔,这种二人相对的景色……
  不会再有了吧。他听到了,从乱葬岗传来的,他计划失败的哀声。
  “无事,只是,说句真心的感慨而已。”金光瑶垂下眼帘,手指搭上琴弦,“二哥……怀疑我吗?”
  “怀疑是指……”蓝曦臣显然有些惊讶于他突然转换的话题,也没有想到他如此直接的将矛盾的箭头指向他自己。忘机的话他自是在意,可或多或少不太相信,毕竟这人……是自己结拜的三弟。蓝曦臣神色复杂地看着开始拨弦的金光瑶,想说什么,话却卡在喉咙中。
  亭中只剩琴音泠泠。
  “……我更相信阿瑶一些。”沉默许久,蓝曦臣皱眉,终还是开了口,顺便眼角也染上笑意,“这种事情,我不相信会是阿瑶做的。”
  疼痛。金光瑶笑意依旧玲珑,内心却仿若刀割,可说出的话仍完美无缺:“是啊,我便知道二哥是最信我的。”
  有小僮杂乱慌张的脚步声细细密密地传来。他停下拨弦的双手,站起身理了理衣衫下摆,俯身,对蓝曦臣道:“所以,我最喜欢二哥啊。真的,最喜欢。”

  之后?之后,金光瑶便被冠上了恶人名号,讨伐声起,如过街老鼠。
  金光瑶根本就不敢再回想一遍听到自己用平淡语气揭露自己恶行时蓝曦臣震惊悲痛别过头去的表情,更不愿想蓝曦臣发现自己灵力尽失时淡漠却凄凉的神色。
  他说:“阿瑶……不,金光瑶……我怕是,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你。”
  他那时是怎么回应的?是不是依旧微笑着?好像是强撑着说了句“二哥,你需要休息”了吧?
  他发现,每到这种时候,他总会轻而易举地想起薛洋。明明想些别的什么都好,却总会反复在自己的“因果报应”的回音里忆起濒死的,狼狈的薛洋最后破碎的声音:
  “……还给我……”
  金光瑶毕竟没有亲眼见过薛洋和晓星尘相处的样子,亦未曾目睹过薛洋逼死晓星尘的场面,以故听着苏涉的转述,自己也没有深究除了“迟早的事”的了然之外的一丝怅然。现在想来,他竟发现自己和薛洋是何等相似。
  什么美好,什么快乐,因其本不应该存在,所以迟早有一天会由自己原样的败露而被自己亲手毁灭,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所以薛洋终死连晓星尘的魂都留不住,他金光瑶自己也最终是由蓝曦臣一剑贯穿了身体。
  明知自己配不上他的信任,但像这样他因旁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信任就毫不掩饰的坍塌,自己着实的一份钝痛与绝望,是怎么回事呢?
  还是不甘心的吧,也还是心存侥幸的吧。可于情于理,于这世人叫好的善恶有报,他们都会是这个结局。可姑且算是这样,金光瑶想,那他带着半真半假笑意故作镇定对蓝曦臣说的什么喜欢之类的,就这样被否认,也太不甘了。
  于是用那种语气在那种局面下,朝着蓝曦臣喊出那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紧接着便故意破了聂明玦棺椁上的封印时,金光瑶内心虽然痛苦,却亦有了一丝快慰。
  我从没有想过要害你啊,蓝曦臣,从来没有。
  手段也好,心计也好,我一次也没有对你使过呀。
  ——只有在我临死前这一次除外。

  眸中最后记下的,是一袭白衣,面色震惊悲怆的蓝曦臣。金光瑶看着他的神情,唇角满意的略微扬起,成了一贯的笑颜。
  这样,即使不是以那种和自己相同的情感,也能让那个人,永远无法释怀了吧。
  这么想着,紧接着,他就听到自己脖骨被捏碎的声音。

  是我自食恶果,是我罪有应得,是我痴心妄念。
  啊啊,求而不得么?
  真的,真的是残酷至极的恶果呢。

  金光瑶的魂魄全部被捏碎,就连他所有的七情六欲也被肢解成一缕缕细微的残魂,然后又一点点被恶灵吞噬消散。
  有一缕魂魄很侥幸的留了下来,可惜残缺不全,别说是从棺椁中挣脱出来的能力,就连记忆都模糊不清。
  他不记得曾做过的那些恶事,也不记得自己为何会身处棺椁,只是记得自己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于是一直念叨着喜欢啊喜欢啊,却也不知道喜欢的人是谁。
  没过多久,这唯一一缕魂魄也被恶灵的怨气磨灭的一点不剩了。

                     -fin-

*********
啊啊,就是想给瑶妹最后破开封印找一个解释吧。
曦瑶薛晓除了各种paro怎么可能甜!!!
顺便自己产粮,要饿死了。
想吃肉,不会写,想哭。

来自小天使季愿归☆顺便祝自己中考加油(ง •̀_•́)ง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