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归.

© 归. | Powered by LOFTER

最好不过

夜半发病 有碍观瞻 见谅

-
-
-
-
-
-
-
-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

  轰焦冻点燃了一根烟,没吸,安静地看着它在黑暗里的橘色火光。有人说在孤独寂寞时抽一支烟可以让堵在心里的酸涩情感有个出口,但其实轰焦冻并不习惯抽烟。更确切来讲是他不会,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一把烟嘴放进嘴里,就会难以抑制地呛咳。

  不过不会抽烟也没什么事,毕竟没人会谴责他点着是种浪费。除了永不熄灭的城市灯光外,此处亮着的只有烟头和轰焦冻的手机屏幕。惨白光屏上是某条动态,距离发布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照片里的人依旧是少年时的模样,脸瘦了些,露出些棱角,把他从小便带在身上的锋利气场突出了更多。爆豪胜己冷冷地盯着镜头,身后是某个祭典的温暖热闹。老实说轰焦冻本不应该对着一张照片看这么久,但是照片配字却愣是收走了这位超人气职业英雄的神魂。

  “今天在祭典上碰到了爆杀王!如果可能的话,找个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是事务所里某个被派到别的地区执行任务的年轻女英雄的动态。

  轰焦冻嗅着烟味,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从他毕业那天后,他再没有亲眼看见过爆豪胜己。而那人的事务所本来和自己的距离并非很远,是轰焦冻自己向自己老爹说明了想离开这一块的意图。轰焦冻还记得当初编的理由:这块熟悉的地方就像是安全区,有熟悉的同学、师长、家人,他永远也得不到锻炼和成长。他那望子成龙的厉害父亲喜出望外,于是当天晚上轰就坐上了新干线,看着夜色中自己熟悉的城市一点点倒退、消失。

  他到现在,即便是逢年过节,都没再回去。

  轰焦冻总是觉得那是他人生中最绝望而脆弱的一个晚上。心脏像是被泡在了柠檬汁里,一阵阵地酸涩难忍。他记得他自己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面无表情地盯着逐渐远去的城市的身影,以一种残忍的冷漠亲手炸断了通往过去的道路,揣着个失去生命的灵魂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他想他那时只不过是脑袋空白,不然他肯定会像头困兽一样嘶吼出声的。可是过去不能重来,他终究冷静地走出车厢,在岛屿的一端迎来了崭新的清晨。

  他并没有跟轰炎司坦白。他离开家为的才不是什么狗屁自立自强,而是去开始一场胆怯的逃亡。

  因为他在毕业当天,用自己的嘴唇,触碰了爆豪胜己的额头。

  轰焦冻想不起来这个惊悚的吻的前因后果,只记得爆豪胜己瞪大的眼睛和自己过快的心跳。显然这是一桩悲剧,悲剧主角是那个被自己以藏在心底的汹涌感情侵犯的爆豪胜己,而轰焦冻自己,就是那个借由暗恋而伤害别人的恶毒反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轰焦冻在他俩一起冷静下来后读懂了爆豪胜己的眼神。虽然那家伙结结巴巴说着些转移话题的场面话,但轰焦冻跟敏锐的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无措。

  轰焦冻想,我不能毁了他。

  一份没有希望的感情最多只应该捆住这感情主人一人,那个被痴心妄想着的,不应该被牵扯进这份巨大的绝望中。轰焦冻基本上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憎恨亲吻爆豪胜己那一秒时的自己。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为什么要让他察觉?如果那个吻不曾发生,那么他们就不会几年不曾联系,就不会在这国度的两头工作,就不会连对视都尴尬。而爆豪胜己明显不擅长挽回局面,他结结巴巴在说:“…你也……是我朋友来着……所以……”

  所以什么呢?所以他不会介意,也希望轰焦冻不去介意吗?轰焦冻当时血液都因为这句话而冻住。怎么可能不介意,怎么可能当没事发生——轰焦冻太了解爆豪胜己是个怎样的人,爆豪胜己绝对会小心笨拙的保护他,或许会迁就着他说服自己陪他玩一场爱情游戏,或许会在他开始一段感情前保持单身……可是这些东西,只要轰焦冻没有亲吻他,就都不会发生。爆豪胜己他妈的会为了他的一己私欲而牺牲自己——他爆豪胜己就他妈是这样的英雄。

  轰焦冻不希望这样。

  可他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让那个吻发生。或许是毕业时不由自主的伤感,又或许是樱花开得正好,再或许是爆豪胜己一如既往的好看,逼迫着他给这段青春留下些痛苦。

  痛到了现在。

  一根烟烧完了,烫手了,灭了。轰焦冻看着手机屏幕,在夜晚的冷风里一动不动。烟头会把榻榻米烧出个洞来吗?轰焦冻思考了一会,决定不去管它,就这样吧。他把那张图片保存,想了想打开相册又把它删掉。爆豪胜己的事业蒸蒸日上,他也终有一天会被众多喜欢他的姑娘中的一个占为己有;轰焦冻一个人在异乡也生存得很好、很棒,他实在也不能再留给自己任何念想,以防再和某次看到爆豪胜己旧日照片一样,心脏疼痛到使他流出眼泪来。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半。轰焦冻又点了根烟,不抽,看着它一点点烧,一点点短。烟灰掉到榻榻米上,或许会在上面留下丑陋的焦痕。可是,轰焦冻漫无目的地想,这样真是最好不过了。
        
-fin-

后续:

  轰焦冻在那根烟快要烧尽时,突然把它举起,狠狠吸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冲进鼻腔,他难以抑制地呛咳起来,生生呛出眼泪,之后又咳出了一场无声的哭泣。

  远方出现了霞光。

END.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