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恢复自信同成功没有关系。我所设定的每一个奋斗目标,我所渴望的每一次外界好评,使得我真正做到了的相比之下显得一文不值。”

季愿归吖.

© 季愿归吖. | Powered by LOFTER

#轰爆# 目空一切

ooc 甜短

超级我流 超级不知所云 反正我写得超爽(叉腰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莫名其妙地闹矛盾然后和好的故事,除了我流了一点之外还是能看的……吧。

小改动了一下再放上来 有bug致歉

圈一圈我的甜心 感谢她一直鼓励我! @糖醋年糕

-
  这一年的夏天非常窒闷。风是燥热的,雨是磅礴的,阳光则让人无法忍耐。路边的一株白色野花蔫头搭脑,仿佛再这样被照耀一瞬就会死去。

  轰焦冻不关心。

  能够被他看上一眼的东西很少,而不知为何他今天将这一眼给了这株小花。或许是明明该作为绿中的点缀的花朵垂头丧气的样子太过瞩目,又或许是别的什么,他说不清。可是这里也没有必须要说清的理由。毕竟他只不过是多看了一眼,一眼而已。

  会是铃兰吗。他想了想,不过也只是想了一瞬,这种无聊的问题不会在他脑海里停留多久的。所以他随后移开目光,抬脚大步离开,脚步快到带起一阵热风。
-
-

  爆豪胜己的个性非常暴躁,无论是当年的同学、老师,或是全国的民众都知道这一点。而作为他多次搭档的英雄,轰焦冻自然也知道。

  然而知道和依顺还是有所不同的,就比如他在下午三点跑到爆豪家门口蹲着吃荞麦面绝对会让爆豪生气,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他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错处,因为爆豪发怒的声音动作他太过清楚,清楚到懒于应付,而或许这份发泄还会让某个当事人放松心情,他也能够好好享受他最爱的美食。

  “你这个混蛋阴阳脸啊啊啊啊啊——!”果不其然,爆豪胜己在闻到荞麦面的一瞬就发出怒吼,震得轰焦冻耳膜颤了起来,有点疼。爆豪叫到:“从老子家门口滚开啊臭杂鱼——!!!!”

  随后而来的是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轰焦冻没有理会。能够让他在意的事情少得很,而这像小孩子一样的怒气从来就入不了他的眼。所以他不过是慢条斯理地享用他的美食,直到拳头裹挟着爆裂的风声朝他面门而来,他才伸出手用冰挡了一下。爆豪的力气很大,怒火也很旺,可轰焦冻没怎么在乎。他吃完了荞麦面,掏出纸巾来擦了擦嘴,自如地将空盒丢进了垃圾桶。

  然后他才像是终于在意到眼前的人一样,平静地说,他们需要再一次合作。

  爆豪胜己没有搭理他,只阴沉地瞪他,嚷嚷着什么混蛋阴阳脸之类轰焦冻一向无动于衷的话。然后他猝不及防地听到那个男人咬牙切齿地说:“老子就是看不惯你这目空一切的样儿。怎么,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谁他妈还不是个英雄了?!”

  爆豪胜己说:“目空一切的阴阳脸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
-
  轰焦冻停了一停,在爆裂声中转身便走。
-
-
  这是一幢没有电梯的公寓,楼梯很窄,过道逼仄,轰焦冻走得很快,却莫名其妙想到了那株被他看过一眼的花。应该就要枯萎了。轰焦冻有些愣怔,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来得突然,把这位名为焦冻的职业英雄吓了一跳。他停下脚步,骤而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几个街区以外。太阳很大,天气很热,空气都仿佛在热气中失去活力。他所在的这条街没有店铺,柏油路冒着烟,空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那个念头又一次跳了出来,明目张胆地:

  ——要是那花没有死就最好了。或许会是一株极其好看的铃兰吧?

  轰焦冻完完全全愣住了。他明明没有中暑。
-
-

  要是评论一下那个很强大的、拥有大量人气的英雄焦冻的话,或许很多人会说他酷。

  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轰焦冻清楚得很,因为他对自己的评价是目空一切。

  这并不是个好词。他认为自己有太多的缺陷,根本不像媒体报道中描述的那样美好。或许他向往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但他的的确确成为不了他那样的英雄。他有些偏执,有些孤傲,最致命的一点是他没有办法像那样冲所有人笑。

  他一点不觉得自己是个多好的英雄。他强大,是的,他强大,可是强大和温柔无关,不是吗?

  可是此时此刻,站在一条被太阳炙烤着的无人的街道上,轰焦冻居然感觉到自己眼睛酸胀。同样的感觉出现在他的童年时期,所以此时此刻成为青年的他不太明白这感觉的含义。

  只是一朵快死的花而已,自己什么时候会去关注那样弱小、颓丧、跟完美不再沾边的东西?他脑袋有些晕,可惜并不是中暑导致的。他失去了一个自己反常的借口,于是分外无措。

  轰焦冻往前走了几步。

  然后停住。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眼睛更加酸胀了,直到眼窝里盈了些湿热的液体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快要哭了。

  可是这没有原因——要说原因不过只是爆豪胜己一句无心的话,明明不痛不痒,且还是个他自己都认同的论调。轰焦冻瞪着自己的手心,有湿热的水滴了上去。
-
-

  上次哭是什么时候?是被混账父亲逼着进行明显完不成的训练还是母亲的死亡之时?

  母亲是喜欢花朵的。

  父亲不喜欢。

  他不喜欢父亲,可他也不喜欢花。

  心脏在疯狂地鼓动,轰焦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明明应该是一个目空一切的混蛋,一朵花一颗草他都不会在意。就如爆豪胜己所说的一样。

  然后他突然迷茫起来。要那么目空一切干嘛呢,有什么好的吗。除了给自己覆上一层冷若冰霜的孤独外衣之外,又还有什么别的很大用处吗。

  而且他明明没有感到过孤独,在听到爆豪胜己那句话之前。
-
-

  爆豪胜己在收到轰焦冻简讯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上午。太阳经过一晚上的养精蓄锐后更加肆无忌惮。怪热的慌。

  那封简讯很奇怪,爆豪看了一眼就紧紧拧了眉毛。

  半夜三点的空白简讯,如果放在恐怖片里会很绝妙。毕竟手机页面上只有一个“「    」”,而发信人是轰焦冻。

  爆豪在思索这会是个恶作剧的可能性,得出可能性为零的结果后颇为烦躁地咬紧牙关。他有些后知后觉地从那该死的阴阳脸昨天的举动中咂摸出些许不对劲来,在犹豫三秒后爆了句粗口,然后狠狠按几个键,拨了那家伙的电话。

  不接就死定了,他忿忿想。

  轰焦冻没接。

  爆豪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对方已关机的机械声音,愣了。随后他瞪着屏幕,眉头越拧越紧。

  搞什么啊?!爆豪反应过来,恨不得立马揪住轰焦冻的衣领,然后用尽全力朝他脑袋轰上一拳。他不明白自己的心烦意乱从何而来,可是有一口气堵在心上,他就必须要发泄出来。他和轰焦冻很熟悉,就算相处过程中有再多的不顺眼,也在一年一年的时间流逝中淡了散了。出生入死过,聊天打屁过,两人之间少不更事的隔阂在流血中、在爆炸声中、在冰雪中、在火焰中、在冰啤酒的气泡中、在樱花雪中,也早就裂了碎了。毕业,工作,在不大不小的所谓“敌袭”中出人头地,平淡生活,也就是英雄了。

  爆豪胜己从不认为轰焦冻是他口中的“杂鱼”。从他见到他出手的那一秒钟,整栋大楼一瞬间裹满冰霜时,他就认为轰焦冻是个厉害的混蛋。而在相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厉害的混蛋真的是个混蛋——尤其是他的目空一切。

  就好像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一样,拽得很,无端让人不爽。

  而这个让人不爽的半身混蛋,在体育祭上突然迸出炽烈火焰的时候,虽然不想承认,但爆豪确确实实被惊艳了。他那个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异常强烈的愿望,将将和那个成为第一的愿望持平,或许还要更加强烈一点。他不清楚,他那个时候热血沸腾,眼睛里燃着烈火,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这份激动从何而来。

  他只是在想,我要打败他。

  他也成功了。

  但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开心。他一如既往狂妄而骄矜地笑,可等到聚光灯熄灭,话筒撤走后,他唇边的弧度一点点绷直、拉紧,整个人成了座沉默的雕塑。

  他在失落。只是这种失落莫名其妙,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得到天上的星星后嫌弃它不甜一样无理取闹。爆豪知道自己这样毫无道理,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表情。他向来不乐意那样去做,但他也向来找不到暴怒的症结所在。他只是觉得轰焦冻哪怕被自己打败,都只是把目光从他爆豪胜己身上滑过,太他妈的不甘心了。

  爆豪胜己抿了抿嘴。他回想起了那一段奇妙的过去。他静默了很久,心里模模糊糊有了个答案,却因为他匮乏的词语积累而无法言说。然后他抓起桌上的钥匙,不管不顾地跑了出去。

  轰焦冻从来都是一个目空一切的人,他咬牙切齿,在滚烫的夏日里狂奔。这条简讯代表着什么呢,他会迎来天堂还是地狱呢?爆豪胜己不知道,他不需要像个理论家一样去思索答案。他爆豪胜己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实战派。
-
  爆豪胜己在烈日下从早上跑到中午再跑到下午,也依旧没有逃过太阳的狠心。阳光依旧明烈,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是下午三点。

  可能是因为太阳太大而阳光的热度让他汗流浃背,他忽而想起了一段往事。这件事被他塞在记忆的角落,而爆豪胜己有把最珍贵的东西藏在角落的毛病。

  好像是毕业刚不久的一个夏日祭,他为了应付老爸老妈不得不出门,然后好死不死在金鱼摊前遇见没什么表情的轰焦冻。出人意料的是爆豪胜己那天没有一见轰焦冻就发脾气,反而是有些愣怔地乖乖打了招呼,还不知怎么应了对方“一起逛逛”的邀请。

  他们都不是喜欢热闹的个性,于是走着走着就到了某个只剩他们二人的角落。安静而燥热的空气里只有他们的呼吸声,而他的耳朵莫名清晰地刻录下轰焦冻平稳而轻微的吐息。而后他后知后觉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很大声。

  他忽而就尴尬起来,热度从心脏一路漫上了耳根,在静谧的周遭轰然炸响。好在焰火即时拯救了他,黑暗中骤然亮起的彩色光芒照亮了咫尺的脸,而他在轰焦冻的眸子里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

  奇怪啊,奇怪啊。

  在此时此地明亮而热烈的午后三点,爆豪胜己开始疯狂质疑自己的记忆。要么是多年来自己认识的轰焦冻变了一个人,要么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误差,否则那个目空一切的混蛋怎么可能那样认真地注视自己!是骗局吧,是狂梦吧,爆豪胜己感觉到当年耳根后的热度再次找上了自己,牢牢地抱住自己不放了。

  他大骂出口:

  “呜哇!!!!那个阴阳脸混蛋!!!!死吧死吧死吧!!!!!”

  有心发泄自己怒火以外的部分羞赧,他骂骂咧咧地拐过一个路口。有颗石子在没有人的柏油路中央亮得刺眼,爆豪胜己决定违背一回英雄的作风,他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抬腿就要狠狠一踢。

  然而他就在欲要下脚时看清楚了那石头。分明不是石头,哪里有会发光的石头——那是粒冰。

  爆豪胜己额角一跳,随即右手蓄力,掀起一阵风浪。他扭头狠狠朝一个方向击去,却在感受到那股寒凉时收了力道,拳头软绵绵地停在那人的额头上方。

  他恶声恶气地对这个害自己面红耳热的混蛋打了个友好的招呼:“好久不见啊阴阳脸混蛋!”

  轰焦冻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满身是汗的人,有些错愕,又有些欣喜。他垂下头,不易察觉地微笑起来。

  他会来的。哪怕方向未知,耗时未知,但他一定会来,找到自己,拯救自己,给他一个归处,对他说,我来救你回去(I'll save you back)。

  那么,那么——

  爆豪胜己还在生气,有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在他头上响起。蹲的时间有些久,轰焦冻的腿有些发麻,所以他干脆席地而坐,让草叶从自己身上汲取凉爽。

  他猝然抬头,给站立在他身前的那个男孩捧一株蔫蔫的白色花朵,他捏得很紧,把这个平凡的动作做的僵硬极了,可却没有再退缩了。他在男孩不解的注视下轻轻开口,说道:“是铃兰哦。”
-
-

  男孩把花接了过去,皱眉不爽道:“啊?”

  轰焦冻只是注视着他,比爆豪记忆中的那一次要更加炙热温柔。这次的注视直到爆豪脸上刚刚褪去的红热卷土重来,又开始暴躁地迸着火花也没有结束。轰焦冻心说,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哦。

  而他这个目空一切的混蛋英雄,就应该和谁来一次目空一切的那种相爱,才好。

  他起身,凑近爆豪胜己,在他耳边说:

  

   “「我喜欢你」。”

-fin-
妄想结束。他们真好。
 

 

评论(7)
热度(28)